英特尔与 AMD 把各自擅长的 CPU、GPU 送作堆,背后脉络是什幺?

2020-08-02    收藏724
点击次数:301

英特尔与 AMD 把各自擅长的 CPU、GPU 送作堆,背后脉络是什幺?

近 72 小时,英特尔(Intel)与 AMD 携手上演如肥皂剧的剧情,两个死对头居然携手合作,各自拿出自己最擅长的部分,共同推出一款轻薄笔电可用的处理器。事后回顾,脉络依旧清晰可见。

先将网路上四处流窜的各类阴谋论束之高阁,这整件事有几个面向值得深入探讨。

过去笔者也有几篇文章可供读者参考。

一、Kaby Lake-G 源自满足苹果需求?

要让 Intel、AMD 两死对头尽释前嫌,并摆平公司内部的政治压力,一同携手合作,势必有无法抗拒的「外力」和无法拒绝的利益,除非当事人主动承认,这猜测当然是死无对证。但在过去,Intel 与 AMD 各自有着为了迎合苹果需求,开出特殊晶片型号的前科。

过滤「Intel CPU + AMD GPU」和「需求量不小」这两个必要条件,第一时间会想到的,莫过于苹果的 MacBook 家族了。Intel 的 CPU 够好,但内显无法满足苹果需要,AMD Ryzen APU 将是潜在威胁,而 AMD 现阶段刚问世的 Ryzen APU 尚未让苹果愿意买单,GPU 订单又不想被 nVidia 抢走,两边绑在一起送作堆,似乎是唯一「不伤订单再讲求获利」的最佳解决方案。

如果苹果真的採用 Kaby Lake-G,不只可进一步简化现行独显机种的设计,更等于宣布过去只有 MacBook Pro 才有缘一亲芳泽的高效能独显,可下放到更轻薄的 MacBook 产品线。当然,Intel 也明示得很清楚了,2018 年会陆续导入产品上市,并非苹果限定,到时候会有哪些厂商推出产品,我们可以好好观察,搞不好到头来苹果因为可取得更好方案,根本不会下单也说不定。

假使苹果是促成「历史性大和解」的幕后藏镜人,那又回到一个大哉问:有什幺理由让苹果想加强全系列 MacBook 的绘图效能(而且打包的还是 Vega 世代的 AMD GPU)?唯一的猜想大概就是 AI 与 AR 可能会纳入下一世代 MacBook 规划蓝图?这颇值得拭目以待。

二、Intel 既然可以透过 EMIB 包 AMD GPU,当然也可以包其他人的好东西?

以整合超高频宽记忆体的需求为首,Intel 早在 2015 年,就多次谈到可实现超高密度配线与更低製造成本的 EMIB,这次总算让世人见识到其「威力」。但 Intel 包 AMD GPU 这件事,也变相散播给整个半导体业界一个强烈的讯息:我们有更大的合作空间。

回顾过去 Intel「x86 义和团」在手机、平板、车用、机上盒等新兴市场,推动自家 x86 系统单晶片(SoC)的坎坷过程,因製程技术与设计工具过于独树一帜,而难以迅速整合其他厂商的 IP,无法在正确的时间点推出适合的产品(讲白了就是 delay 啦),一直是 Intel 除软体生态系统完整度不足外最大的致命伤,但如果有办法藉由低成本的多晶片封装取而代之,那又是另一回事。连 AMD 都可以包了,还有什幺不能「广纳百川」的?

三、Intel 变相承认自己做不出来「被市场认可」的绘图晶片?

来自 AMD 的 Raja Koduri 空降 Intel 并担任资深副总裁,这不但「很有可能」已经在 Intel 内部投下一颗震撼弹(为了生出这个位置,腥风血雨的政治斗争绝对免不了),更等于变相承认一个残酷的现实:从 i740 开始,历经 20 年努力和 9 个世代的演进,中间再乱入如流星般稍纵即逝的搞笑 Larrabee,Intel 终究无法自立打造「被市场认可的高性能绘图晶片」。

其实 Intel 现有的内显已非昔日吴下阿蒙,一步一脚印,每代一直在稳定进步,从昔日「堪用」成长到在今天连苹果都用得好好,第七世代的 Iris Pro 还冒出让 Intel 重回 DRAM 产业的 eDRAM 这神兵利器,但你也不得不承认:Intel 的内显一直停留在「入门级」形象,并没有靠着製程技术优势压垮 GPU 双雄,可能的原因不外乎:

总之,Intel 应该準备要重回独立显示晶片市场了,但这和 Xeon Phi 未来的命运息息相关,甚至浮现 Intel 解散其多核骑士团的可能性。

四、Intel Xeon Phi 产品线危险了?

源自 Larrabee 的 Intel MIC(Many Integrated Core)多核骑士团,也似乎步上了众多 x86 义和团衍生物的后尘,软体生态系统不够完整,实际效能表现不如预期,竞争力不如耕耘已久的 GPGPU,都是摆在眼前的血淋淋现实,x86 指令集的「庇荫」未如当年预期的牢不可破。

Raja Koduri 空降 Intel,彷彿让人闻到 Intel 亟欲砍掉重练,依循 GPU 双雄走路的道路,整合消费型绘图与高效能运算/人工智慧研发部门的研发资源,抛弃对 x86 指令集相容性的执念,重新打造货真价实 GPGPU 的味道,但也不能排除 Intel 日后与 AMD 加深合作的可能性,也许吧。

假若笔者一语成谶,此事不幸成真,那也意谓 x86 义和团最后的碉堡,也将烟消云散。

延伸阅读: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