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天花板‧坠击女婴头‧祸不单行‧医生忘拆针管

2020-06-19    收藏291
点击次数:826

医院天花板‧坠击女婴头‧祸不单行‧医生忘拆针管(霹雳‧怡保14日讯)一名初生马来女婴祸不单行,在医院出世的第二天,先被医院天花板碎片意外击中头部,导致头部肿胀不停哭闹。她较后被父母转到另一间医院接受检查,岂料在出院时因为医院医务人员忘记把插在她左脚的输送针管拆除,让她再承受另一种痛楚。沙玛尼(30岁)说,于今年9月25日在华都牙也中央医院出世的女儿诺苏菲雅,是他与妻子诺依莎(21岁)的第一个爱情结晶。隔天早上约9时,当女儿在婴儿病床睡觉时,医院破裂的天花板碎片突然从15尺高处掉下,不偏不倚地击中女儿的头部,导致女儿头部受伤,肿如一粒乒乓球般大小。没为女儿详细检查“当时睡在女儿身边的妻子也被碎片击中左手臂,惟妻子只是感到有点疼痛,医院医务人员获知妻子及女儿被天花板碎片击伤后,只是向我说了一声道歉,却没有为女儿详细检查,让我感到非常不满。”“当时有一名护士长前来摸一摸女儿的头部,然后告诉我说女儿没事。”他说,事发时还有4名婴儿及母亲们在病房内休息,可是他们都没有被碎片击中。他们过后和妻子及女儿一起被安排在另一间病房休息,医院也马上召来工作人员维修破裂的天花板。“我带女儿回家一週后,发现女儿的头部依然严重红肿,加上女儿每天都在哭闹,我因担心女儿头部肿胀的问题,于本月7日把女儿送到怡保中央医院接受检验。院方担心女儿被碎片击中的头部有瘀血,于是为女儿扫描检查。”经营洗衣店的沙玛尼于週四在行动党端洛区州议员西华古玛和文冬区州议员A西华的陪同下,在记者会上说出女儿的经历。沙玛尼还把华都牙也中央医院破裂的天花板、医院员工修理天花板、女儿头部肿胀一直哭闹等片段,利用手机拍摄下来,供出席记者会的媒体了解情况。女婴头肿如乒乓球沙玛尼提到,女儿在医院住了4天后,一名医生指女儿没事并允许女儿出院。当他追问女儿的病情时,医生却没有详细说明,只是告诉他说女儿没事,然后给他一张出院证明的字条,并吩咐他一週后把女儿带来医院拿取扫描报告。他说,他抱着女儿出院时,发现女儿的左脚还插着一支用来抽取血液及打针的针管,他马上为女儿取出有关针管,并对女儿的遭遇感到心痛。儘管事发至今已有20天,惟当沙玛尼抱着女儿诺苏菲雅来到记者会现场让媒体拍照时,记者清楚看到女婴头部如乒乓球般的受伤部位仍未消退。父母2度报案沙玛尼说,他曾针对华都牙也医院及怡保中央医院对其女儿疏忽照顾导致女儿受伤及没有拆除针管事件,两度向警方报案,并打算带女儿到私人医院接受检查。沙玛尼于本月4及11日分别在华都牙也及怡保双溪森南警察局报案。他说,他目前打算带女儿前往私人医院接受详细检验,他也会在行动党的安排下,于本週六带女儿前往会见也是心脏病专科的公正党务边区议员李文材,以取得专业的医药意见。“当初女儿在华都牙也医院发生意外,我还可以体谅这是一间设立在甘榜地区的陈旧医院,可是现在连设备先进的怡保中央医院也出现医疗疏忽的问题,甚至对女儿的病情爱理不理,让我与妻子受尽折磨。“我们一週只睡6小时,以便轮流照顾不停哭泣的女儿,导致我连生意也没有办法做下去了。”他感到庆幸,儘管女儿时常哭闹,惟女儿可以如常喝奶。致函投诉促卫部彻查西华古玛说,华都牙也医院和怡保中央医院都出现对初生婴儿疏忽照顾的问题,他将会针对刚刚出世女婴诺苏菲雅所面对的问题写成投诉信,连同报案书一起寄给卫生部,希望他们可以设立特别小组进行彻查。他认为,医院方面应该针对诺苏菲雅的医疗费用、头部受伤后出现的问题及其父母面对的压力作出疏忽和医药费赔偿。“我也会把信件和报案书副本交给民联霹雳州的国会议员,希望他们可以把诺苏菲雅的事件带到国会上讨论。”医院应赔偿他希望有关方面可以检查华都牙也医院的建筑结构是否安全,以免同样的意外再发生。诺苏菲雅的两项遭遇都是医院疏忽所致,西华古玛觉得医院应该负上责任,以确保诺苏菲雅身体无恙,不要让其父母处于恐慌中。他说,他将会协助诺苏菲雅的父母,向涉及疏忽的医院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马汉顺指示卫生局调查针对刚出世女婴被天花板碎片击伤及医院医生忘记把女婴针管拆除的事件,掌管卫生事务委员会的霹雳州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说,他将会指示霹雳州卫生局局长调查有关事件,并把资料交给有关方面。“由于事主已经向警方报案,所以目前我必须等待警方的调查报告后,才可以针对案件作出评论。”马汉顺促请公众在遇到及面对医院服务不佳时,可以马上向医院巡察员作出投诉,并不是通过记者会来申诉。他了解到召开记者会是投诉者的权力。“霹雳州政府将会针对这宗案件进行研究,以确保有关方面展开公平的调查。‧2010.10.14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